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 正文
解读徐小斌的《双鱼星座》
[来源:本站 | 作者:魏玮 | 日期:2018年10月11日 | 浏览102 次] 字体:[ ]

双鱼星座,一个位于荒岛十二宫的最后一个星座,一个被海王星主宰着的星座,出生在这样生辰星位的人,敏感、神秘、耽于幻想,经常在只有冥想而无行动的特殊意境中生活。或许,一个星座不是对应着一个人,而是集合了这样一大群人的共同特点,从而,每一个个体还带有自己那最独特的一点偏差去生活,创造着这个世界上属于他们的绚烂。

双鱼星座的大人物代表有:爱因斯坦、施特劳斯、米开朗琪罗、哥白尼、雨果、肖邦、拉威尔等。可是双鱼星座的小人物代表:卜零。一个散发着水母般气息的女性。

 “世上有两种女人,一种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男人,她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风,同时或嫣然一笑,或泪水晶莹——     表现完全视需要而定,那么她的全部愿望都可实现。但世上也有另一种女人,缺乏一切女性的假面具,而她们的心灵又总是丰富,总是很顽强地在塑造世上不可能存在的男性,她们从不为现实现世的利益所动,却甘愿为虚无缥缈的幻象去死。这种女人自然是真实男人们敌视和排斥的对象。卜零正属于后一种女人,在她清醒时,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虽然前一种女人过的舒适、安逸,可是她们失去了自我,没有独立于世的一瞬间。而像卜零一样的女人,她们的生活总是在迷茫、痛苦、摸爬滚打中前进,但是她们有着专属于自己所支配的思维、生活,她们可以印证自己在世上的意义。虽然这种人是自讨苦吃,但是唯一只能坚强的说:我证明了女人不是男人的一根肋骨。

卜零一生中与三个男人在劫难逃的命运,让她生活的如此贫弱。虽然丈夫韦是个富豪,但毕竟是农村出生,发迹以后虽多方炫耀但还是浑身带着一种唾弃不掉的小家子气味,自己的妻子都不舍得多给一些钱,在卜零被辞职后,竟然惊慌失措,口出恶言,害怕承担养活老婆的那份钱会陡然压在他的身上,或许他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之后,就觉得和卜零在生活上并不是一体的,她们并没有共同拥有一件至上珍宝的那种亲密感情,所以,他一直没法给卜零,给这个家,再多添一点点温情,这样的家,像一座荒芜的坟场一样,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他很矛盾,他知道自己应该是深爱着卜零的人,希望她去看眼睛上的疾病,希望她过得快乐,可是成为富豪以后渐渐抬高的、变质的心,在也给不了卜零任何她想要的最简单的幸福。他应该早就明白,终有一天,卜零这样的女子一定会离开他,可是当他听到女巫的所说,他依然惊讶、惊慌,毅然选择遁世者的姿态,假装一点也不在乎并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还是不了解,卜零不是一般女孩子那样现实,她是双鱼星座的人,她敏感、神秘、耽于幻想,她是一个会把自己脑子里出现的图画用确凿的文字书写在白纸上的女人。她已想逃离很久了,只是在女巫没有参透以前,她只是经常在只有冥想而无实际行动的特殊意境中生活。直到英俊潇洒的司机石的出现之后,她那些蠢蠢不安的燥热,之前一直躲避在心里的某些东西就像关闭在铁窗里的囚徒一样,一有机会便越狱逃跑。看来,她天生也并不是那么安分的。

但是当她在一厢情愿,还误以为两情相悦的情况下,三番四次为石做着一些自己愿意冒险而以为有意义的事之后,他才发现这个看上去会像大男孩一样脸红、害羞的人,竟然也背着老婆养小三,最可恨的是竟然一点也没有把她列入他的生活之内。她冷笑,她说他会为这一切付出代价的。她嘲笑自己的所作所为,觉得又傻又好笑,她的人生简直就是一出闹剧。她原以为女巫说的那个男人,冥冥之中感觉就是石让她意乱情迷,并带她逃离的那个笃定的男人。可是她发现她信错了,生活并没有好一点,反而被自己弄得更糟糕。

第三个男人,即卜零的老板。他欣赏着卜零的特殊,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种特殊反过来又深深让他厌恶。她会毫不留情地当众顶撞他,最后利用卜零献完血以后,才下达让她辞职的通知,卜零觉得好笑,这个男人的所有诡计,她明白的一清二楚。有的时候,太聪明只会让人自讨苦吃。

如此这般,三个像闹剧一样的男人出现在她像悲剧一样的人生里,她渐渐地冷漠世间,也不觉得难过,也不觉得痛了,她的心麻木了。卜零冷漠的看着镜子,看到了淑女面孔的背后,有一座空漠的房子,这房子同样带有着一种幽冥的寂静。

徐小斌用女性的视角,解构着这个笃信男权社会的世界,女人的一生,早已经注定颠簸不平。在男人的心里,他们不知道怎么样爱才算爱,抑或不爱,他们生活的含含糊糊,理不清头绪,卜零代表着一类女性,在遭受过生活如此荒唐可笑的嬉闹之后,她早已心灰意冷,心里没有爱的感觉,在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坠入失望的深渊之后,她早已既不相信自己还有幸福,也不相信女巫的话所带给她的希望了。有人说“他人即地狱”,而对于卜零的内心深处来说,虽不至于那么严重,但起码是“男人即地狱”。她的精神生活要被迷失在自身、丈夫和情人之间,同时她的肉身还要承受种种现存物质的外在压力。男人的叛卖、欺骗与懦弱令她悲痛欲绝。这个过程绝不亚于炼狱。无奈家人和社会,并不是理想中的那么温馨、那么宁静,并不是想象中那么人性、那么充实;无奈社会的发展与家庭的维系,往往以女性自我的丧失为基础。“性格即命运”,双鱼座的性格注定卜零没有一切女人的伪饰和假象,可以不为现实利益所动,却会为理想的爱而舍弃一切。尤其是当她被岁月所遗忘,被变了质的家和外部世界的压抑所窒息,她尤其需要一份生命的真实来打破在沉默中灭亡的困惑,拯救生命于无声无息的枯萎。于是卜零沉浸于绝对的精神自恋,选择了在沉默中爆发。

《双鱼星座》洋溢着徐小斌强烈的女性意识,是源自女性心灵至真至切的感悟。其结尾便从“原罪”的意义上嘲讽道,女性为最初尝禁果的性别,天门最先对她们关闭了。她们这一生,无论是爱还是被爱,都是赎罪。所有不甘于自己命运者,必将咎由自取。她们不禁要问:“这对女性公平吗?”在男权文化中心的社会里,女性的成长并不是以女性身心的全面发展,女性创造潜力的充分实现为出发点,而是以社会(男性)的需要为基点建立起所谓的女性理想范式,文化的浸润对女性的自我选择,将原是外在的、文化的压抑内化为女性的自我压抑,“第二性”的生成正是女性为认同男性原则而形成的一种恶性自律。于是女性便有必要从层层外在的厚茧中突围而出,对男权规定的镜象予以解构、颠覆,朝向女性本真世界的依归……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