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地下水 >> >> 正文
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敦煌西湖水文地质勘查纪实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 作者:秦锦丽 包海刚 张伟 | 日期:2016年12月8日 | 浏览1587 次] 字体:[ ]

取水样

 隆冬季节,兰州市寒意浓深,凉风习习。可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水资源室的工作人员,因埋头于敦煌西湖水文地质勘察报告的编写,似乎感觉到夏天沙漠的热浪还没退去……

 “决不能让敦煌成为第二个楼兰!”在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多次重要批示下,2011年国务院批复了《敦煌水资源合理利用与生态保护综合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该《规划》指出“必须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实施严格的管理手段予以保证。通过开发‘实用、先进、可靠、高效’的水资源监测及调查管理系统,实现对疏勒河干流及党河水资源的合理配置和科学调度”。“引哈济党”工程正是这个《规划》引发的大行动。为给“引哈济党”工程科研提供有力支撑,为保护敦煌尽一份地质人的责任,今年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在敦煌西湖保护区开展了1:5万水文地质调查工作和专题研究,体验了西湖无人区非同一般的工作和生活。

 路途颠簸,戈壁滩给的下马威

 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敦煌市西部,东接北湖自然保护区,西连新疆库姆塔格沙漠,南与阿克塞县接壤,北依河西走廊北山,属于无人区。任务艰巨,环境恶劣。为了能够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任务,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成立了以水资源室“80后”“90后”党员为主的18人敦煌西湖水文地质勘查突击队,充分发挥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由室主任杨俊仓总负责,喻生波任项目负责,张伟任技术负责,于7月中旬开赴西湖。

 突击队驱车出敦煌市区,西行两个多小时,到达西湖自然保护区玉门关保护站,稍事休整,再走50多千米才可到项目驻地。50多千米,若是高速路,不过半小时的工夫。这里不可比——得先穿行10多千米的芦苇荡,再进入戈壁荒漠,时遇陷车的危险,至于颠簸,那是常态了。戈壁滩原本没有路,循着隐隐约约的车辙,越野车跑着、跳着、冲着,像一只袋鼠。车里的人不是前仰就是后翻,车后卷起足有1千米长的黄尾巴,在戈壁滩上漫散。在一片空旷中,有几间孤零零的破旧房屋,那就是项目组驻地。突击队以此为据点,在2880平方千米面积内开展调查工作。

 突击队员们每天早上4点起床,吃完早餐,带上水、馒头、铁锹等工具,掀开晨幕就出发了,下午三四点、有时六七点才回到驻地,来回的路程平均在50千米以上,还要在高温下徒步10多千米,那是非常大的挑战和透支。尤其在挖探井取样那段时间,驻地到工区最远120千米,每天背着三四十斤重土样得走六七千米,有不少人出现过高温中暑现象,藿香正气水喝了不少。

 突发状况,躲不开的挑战

 突击队队长、共产党员喻生波说:“每一位队员,都要忍耐寂寞和对家人的思念,忍受烈日的暴晒,还要应对每天全新的考验和挑战。”

 突击队除了3名司机、3名后勤保障人员外,12名技术人员分为3个组,分头开展工作。在无人区工作,突击队员最大的困扰是没有通讯信号。一旦遇上汽车抛锚等危急情况,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此,单位为他们配备了3部卫星电话和5部对讲机。卫星电话留作紧急情况下求救使用,对讲机也只能在10公路范围内使用。大多数时间里,3个小组都处于相互失联的状态。为了安全,他们约定了固定的会合时间和地点。在湾窑调查期间,第三小组车辆出现故障困在戈壁,无法与其他小组联系。到了下午约定会合的时间,另外两个小组久等不来第三小组,猜测可能出了问题,便一起去寻找,直到晚上7点多,才找到。他们通过卫星电话与玉门关的项目部取得联系,等来救援车,才回到驻地。就在这样极其艰苦的条件下,队员们没有发怨言、撂挑子,不断克服困难,战胜恶劣环境,坚持完成野外调研。

 在荒漠戈壁无人区工作,交通运输是关键,也是影响整体工作进度的主要因素。因此,院专门为突击队配备了两辆沙地摩托、3辆越野车。跑荒漠戈壁路对师傅们是一次极大的考验,除了陷车,还有更多麻烦事情发生。七八月的敦煌是甘肃最热的地方,午后2点至4点,地面温度高达60摄氏度。由于路况较差,汽车要提供足够马力的动力,发动机水温一般都在90摄氏度以上,这令司机师傅们担心,行驶一段路程就停下让发动机降降温。8月初的一个早晨,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位师傅刚把调查组送达目的地完成了一个点的调查,就发现发动机水箱在漏水,停车一看水箱温度高达105摄氏度,水箱热胀裂开了10多厘米的口子。他赶快通过对讲机向技术负责汇报,简单处理后勉强回驻地维修。

 适应环境,工作之外的大工程

 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库木塔格沙漠前沿,空气极为干燥,气候多变,风和日丽的天气,突然间就可能风沙肆掠。在玉门关一带调查时,突击队员们搭起帐篷驻扎下来。不想,一场龙卷风光顾驻地,顷刻间帐篷被掀了个底朝天。遮阴网撕裂,帐篷钢管架吹倒在地,床板床架掀翻,被褥和物品被吹得东一块西一件。幸好是白天,队员们都出去调查,没有人受伤。至于睡前床铺干干净净,醒来被子上全是沙土,大家就习以为常了。受了多次教训后,他们干脆住进雅丹地质公园的水泵房。地上是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房子,地下室有4米多高的钢管架、滑轮铁链等设备。他们在钢管架之间穿插摆放着7张单人床。小房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小门,在右手边不足1.5米宽的地方,紧挨着栏杆和墙壁,放了两张单人床。“能有这样的条件已经不错了!虽然地下室比较闷热,但相对安全,不怕半夜被卷走。”突击队员郭世岳讲起当时的情况还心有余悸。由于地下室空间有限,有几个队员在房外露天睡觉。

 蚊蝇“骚扰”也让队员们吃尽苦头,胳膊和腿上满是蚊虫叮咬的疙瘩,奇痒难忍。有一名队员的胸部被叮后,长起鸡蛋大的一块肿块,又疼又痒,只好回兰州检查治疗。后厨大师傅为了保障饭菜卫生安全,每天要用掉10多张灭蝇纸沾苍蝇。他们戏说,在野外除了工作任务,还有三大工程,这就是防风、防暑、防苍蝇。

 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队员们以实际行动展示了地质人的风采。在完成了预定的工作量,基本查清了西湖自然保护区区域地下水水位下降、补给、径流、排泄条件,基本查明了植被退化、土壤盐碱化、沙漠化等生态环境状况恶化原因,初步分析了生态环境变化与地下水的相关联系等野外调查任务后,项目组安全离开敦煌西湖无人区。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