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 正文
赞同游戏娱乐是文学语言的意图之一——王蒙诙谐语言的背后
[来源:本站 | 作者:魏玮 | 日期:2018年6月8日 | 浏览398 次] 字体:[ ]

我认为,一部出色的文学作品,其值得欣赏的不仅是它所体现出的丰富的社会性,深刻的思想性,更大程度上是欣赏其语言组织。精彩的语言,赋予了文学作品以自己的灵魂,让人不禁喟叹中国文字的奥妙!文字游戏玩得好,才更能显示出文学的大气;因为中国文化的底蕴,更有意味和把玩的情趣。而玩语言游戏最娴熟的当属王蒙了。王蒙是现代文坛上一位语言大师,是“中国文学语言革命的旗帜”。他对语言有种天生的敏感,他喜欢把语言放在自己的手里任意搓磨,然后再抛出去组成一幅幅美丽的、气势宏伟的语言画面。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喜欢语言,也喜欢文字,在语言和文字里我如鱼得水。”

王蒙善于把大段气势如虹的精短词语排在一起,色彩富丽,感情充沛,尖锐泼辣,幽默诙谐,节奏感强。“读后使人感到每个角落都嘈杂、熙攘、匆忙,这种跳跃式写法正是意识流手法的特点。”浓缩的并非是简化,而是精华,王蒙想到哪儿就直接写到哪儿,意象是跳跃式的大量涌现,感情充沛,充分体现了“汉语的张力”。比如在《杂色》中叙述曹千里的历程一章中,王蒙运用了许多别致、辛辣、幽默的语言手段,叙述了曹千里“从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晨三时四十二分生于AB专区CD村”到“一九七四年曹千里现年四十三岁六个月零八天又五个小时四十二分”的历史。这种看似精确的叙述语言大大加快了故事的节奏,把生活中几十年的故事倾泻而出,而数字的精确运用造就了这种像极了电影中的“蒙太奇手法”。将故事剪辑组合到一起,使得故事显得紧张紧凑。王蒙小说中的这种情形很多,又如:“电梯间上方的数字愈变愈快,从144的阿拉伯字都亮过了,现在是耳朵——亮了。电梯停了,门开了。他们走出来,左转一个弯,右转一个弯?呱哒,再拧一个把手,吱喽,门开了。叭叭,前厅和厨房的灯都亮了。”(《风筝飘带》)这段中短句比较多,关联词语较少,还有一些拟声词如“呱哒”“ 吱喽”直接充当了单句,使语言节奏短促有力。

王蒙自己说:“即使在我写得最规矩、最正经、最抒情的作品里,仍然不乏笑料。同样,我也追求漫话式、闹剧式笔法中的严肃的东西”。王蒙的小说语言,无论是叙述还是描写,都有一股清新而谐趣的幽默感。他擅长用一些类似调侃和玩笑式的语言来表现一种荒诞的情绪,往往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冷静客观地叙述,《蝴蝶》中关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荒唐事实,王蒙这样写道:“到处是喝酒,请客,哥俩好,八仙寿。据说‘批林批孔’的时候有位左派得出了划拳行令中的用语有儒家思想,另一位左派作家设计了新的拳经:“元化呀,三结合呀,五星红旗,八路军呀! ……荒唐变为现实现实变成梦魇,莫非好几亿人都把脚气灵或者痔漏膏当作补药咽到肚子里?”这些文字把“文革”中那些是非颠倒、黑白混淆、美丑不辨、乌烟瘴气的社会现实呈现在读者面前。“脚气灵”、“痔漏膏”是治疗脚气和痔疮的外用药,如果内服会造成人的行为反常,所以才有以上那些荒唐的举动和言行。“但是王蒙不是只给人纯粹娱乐的作家,他要读者在轻松中背负深重,笑过之后是无穷的回味,无尽的思考。”语言的极度夸张和怪诞其实已经背离了常规生活的想象,我们觉得夸张、荒诞、好笑,他却站在语言的对立面心无旁骛的叙述,悄悄地编织了一张网,在我们认为荒诞的时候,其实已经掉进了那张布满理性和智慧的大网,他不仅仅是传达荒诞的情绪,他还要借以来表现深刻的内涵,揭露荒唐的事实,痛斥文革对人民的巨大创伤。这才是文字游戏所蕴含的真正耐人寻味的意味。

又如:“那一年的夏天热得出奇。那年夏天热得飞鸟从天空坠下摔死。太阳烤得蝈蝈笼子燃烧起火,一家晚报刊登消息说,一只富有解放自我精神的蝈蝈,由于抗议人类为之设立藩篱,纵火自焚。这是这家报纸该年发表的最接近事实的客观消息之一。”(《夏之波》)飞鸟坠下摔死、蝈蝈自杀实为古怪荒唐,自然这些都是假的,但作者却说这是这家报纸发表的最接近事实的消息,这些荒诞的叙述中在解释事实、澄清真相,王蒙一语破的,讽刺某些媒体无视客观事实而随心所欲的胡编乱造来迷惑听众。

“西瓜是上苍的杰作……在酷热的折磨中,在炼狱的威逼下,在你的呻吟和抱怨中,你得到上苍的恩宠,得到了一股清流,一派清新,简直是一个崭新的生命。既是啜饮,又是吞噬;既是收纳,又是吐弃。踢哩咕噜,滴滴答答,三拳两脚,张飞李逵,一个西瓜就进了肚。……夏天吃个西瓜,豪气满乾坤!伏天抱个西瓜,清风浴灵魂!盛夏抱个西瓜,飞天怀满月!春风风人,夏雨雨人,何如西瓜瓜人!有物曰西瓜,食之脱尘土!有瓜甘而纯,如液如浆,如花如鸟,如云如霞,如饴如胎,如鲲鹏展翅逍遥游于天地之间到六合之外!”(《踌躇的季节》)这段话中错综使用的双音节词,三字格,四字格,和排比式的短句,使整段具有别具一格的风味。中间模仿《庄子·逍遥游》的句式写西瓜的优点,再加上“如……如……”的四字格,使文章有种和谐的节奏的美。王蒙用简洁而又生动的语言,把吃西瓜的原因,过程,感受夸张的表现在读者面前。“夏天吃个西瓜,豪气满乾坤”“何如西瓜瓜人”这样夸张的超常的语言,能使读者好像真的在吃西瓜一样舒服与畅快。这样风趣幽默的语言恐怕也只有王蒙想的出吧!王蒙是从容的,对语言的把握是游刃有余的,这样才能有幽默的效果。正如他自己所说“从容才能幽默,平等待人才能幽默,超脱才能幽默,游刃有余才能幽默,聪明透彻才能幽默。”所以,他在淋漓尽致地发挥自己的聪明透彻,用智慧来玩出的文字,才能让读者体味的更加深刻,同时留下不可忘却的印象。

“个把月后他们在边疆又看到了同样类型的小报上赫然登出了《只许左派造反,不许右派翻天》的特号字大标题。内容有深揭猛批右派分子苗二进借为刘小玲平反之机为自己的右派问题翻案的‘滔天罪行’的报道。报纸上还有批斗这样的闹翻案右派的照片,无非是一个人被两名红卫兵扭抬着胳臂,按下了脑袋,形状像一个喷气式飞机,故而俗称为( )‘喷气式’的。报道内容则是一连串政治咒语套语熟语:反动本能,蛇蝎心肠,刻骨仇恨,丧心病狂,处心积虑,野心仔狼,猖狂反扑,摩拳擦掌,错打算盘,时机妄想,破门而出,欲求一强,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混淆是非,丧尽天良,恬不知耻,瞪目说谎,狰狞丑恶,狐狸扮娘,腐烂透顶,妖精跳梁,恶如虎豹,毒如砒霜,痴人说梦,丑态难藏,自我暴露,破绽曝光,白骨成精,恶毒攻党,含沙射影,毒汁溅墙,阴谋诡计,策划急忙,铁证如山,天罗地网,人民铁拳,泰山压顶,无耻吹嘘,欲盖弥彰,铜墙铁壁,口诛笔伐,铁打江山,人民汪洋,擦亮眼睛,十手所向,油炸炮轰,粉身碎骨,无处逃遁,义愤填膛,体无完肤,匕首投枪,短兵相接,刺入膏肓,批倒批臭,婊子牌坊,司马昭心,路人皆详,以卵击石,碎壳流黄,右派得逞,工农悬梁,死有余辜,杀杀杀乓,苟延残喘,自取灭亡,胜利胜利,人心当当,金猴奋起,玉宇辉煌……”这是《狂欢的季节》中的第五章写钱文在边疆从小报上看到刘小玲的死讯的一段精彩描写,作者一口气用了长篇的四字短语并列,并且偶数个短语的句末一字还押ang 韵,平仄相间,抑扬顿挫,节奏鲜明。叙述一件事情用了这么多的四字短语格,使其刻画得毫发毕现、尽态极妍、物无遁形。王蒙把这种游戏文字的功夫发挥到了极致,而这种游戏情结所要流露出的感情也是极为强烈的。

我认为,文字游戏是一种高智商游戏,有人要玩就要玩的精彩,玩的有韵味,而王蒙正好达到了这样的效果,他不仅仅是一味地用奇妙的文字组合来表现他自己,而这样做的目的,恰恰是让读者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能在这许多语言游戏中细细把玩一番,恍然大悟的那一瞬间,便是作者想要表达的另一层意思。这样的文字才能让人记得更深,保存得更久远。因为它包含着不止一点点意义。文字游戏这种特有的创造性言说方式使文学有了鲜明的游戏以为,同时,也是这种充满智慧的游戏意味才使文学更像文学,才使文学有着流传久远的意义。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