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 >> 正文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来源:本站 | 作者:魏玮 | 日期:2018年7月13日 | 浏览425 次] 字体:[ ]

 

                          ——辛弃疾《青玉案·元夕》赏析

 

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玉案·元夕》这首词,明写作者在宋代最热闹的节日——元宵节的所遇,暗中含有寄托的用意。对于此,梁启超在《艺蘅馆词选》中已有评点,他说词中佳人是作者“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的产物,很有见地。词的上阕,并没有直接奔向目标,写自己目遇幽独佳人的情形,而是模写事情发生的自然情形,极写元宵节热闹欢乐的节物风光。焰火灿烂,如千树繁花盛开,又如东风吹下的满天星雨;宝马香车,如流水不息于街市,使满街香气四溢;彩灯万千,箫声清越。繁色、美声、妙香,在夜月造就的背景下,杂会交往,欢乐似无终极。这样的描写,不仅显示出他驾御复杂场景的无穷笔力,而且从笔法上看,又形成了佳人出场前的第一层铺垫。从整体结构上看,则如复道回廊,其意在“隔”。而一隔,便增添许多曲折变化之美。下阕开始,仍继续以反衬笔法酿造气氛,但已经由景及人,写到了一群群打扮盛丽、幽香袭人的观灯女子,她们珠翠满头,笑语盈盈,在作者面前招摇过市。但尽管她们的幽香袭击了作者的鼻子,她们的形象却进入不了作者的心灵。“众里”以下,才全力一搏,突出作者苦苦寻觅的目标,竟然在那样不经意的回首一瞥中,在冷落处,在寂寞处,在灯火阑珊处,显示出她绝美的侧影。这侧影不仅是作者画出的,也是读者想像出的。读者的想像力有多神妙,佳人的容仪就有多美妙。这就是虚写的妙处。这佳人的不随俗流,自甘冷落,正是显示了她的孤高和幽独。而作者对于这样的佳人目会神遇,自然是因为他的精神世界与她的相合。

历来,对于辛弃疾《青玉案·元夕》之中最后一句话:“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句争议颇多,各人有各人的理解和看法。

在叶嘉莹主编的《辛弃疾词新释辑评》(上册)中很好地总结出了历代名家对最后一句话的评论,例如:一、明卓人月、徐士俊《词统》卷十:“星中织女,亦复吹落人世”。二、清彭孙通《金粟词话》:辛稼轩“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秦、周之佳境也。。三、清陈廷焯《词则·闲情集》卷二眉批:艳语亦以气行之,是稼轩本色。又《云韶集》卷五:题甚秀丽,措词亦工绝,而其气仍是雄劲飞舞,绝大手段。四、清谭献《谭评词辨》卷二:稼轩心胸,发其才气,改之而下则犷。何尝不和婉。起二句赋色瑰异。五、近人王国维《人间词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为晏欧诸公所不许也。六、近人梁启超《饮冰室评词》: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七、近人梁启勋《词学》下编“描写物态”条:此词真可谓情文并茂者矣。“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是踏灯情事,而意境之高超,可谓独绝。八、近人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武林旧事》记临安灯市之盛,火树银花,自宵达旦。此词自起笔至“笑语”句,皆记“元夕”之游观。惟结末三句别有会心。其回首欲见之人,岂避喧就寂耶?或人约黄昏,有城隅之俟耶?含意未申,戛然而止,盖待人寻味也。九、俞平伯《唐宋词选释》:上片用夸张的笔法,极力描绘灯月交辉、上元盛况。过片说到观灯的女郎们。“众里寻他”句,写在热闹场中,罗绮如云,找来找去,总找不着,偶一回头,忽然在清冷处看见了,亦似平常的事情。结尾只用“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语,即把多少不易说出的悲感和盘托出了。前人对之,多加美评。十、夏承焘、盛搜青选注《唐宋词选》:这首词写元宵灯市。写灯,写看灯的人,更主要的描写了他所思慕的“那人”。开头“花千树”、“星如雨”、“鱼龙舞”,都是指灯火。接下写两种看灯的人,一种是坐“宝马雕车”的贵族妇女,一种是平民女子,都不是作者所要寻找的人。最后点出“那人”只有四句,但由于作者运用陪衬、对比的手法,极力加强这个形象,因而当最后“那人”在“蓦然”间出现时,却给读者留下深刻、美好的印象。这词用灯火来烘托看灯的人,又用两种看灯的人烘托他所思慕的“那人”,是加倍写法。他写的“那人”,是作者自己人格的象征,是写自己被统治阶级所排斥而又不肯趋炎附势的品格。[1]

然而,我却更加同意所说,这女子并非他人,实乃辛弃疾本人。“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句,究其本义,应当是写词人辛弃疾自己在热闹非凡的元宵灯市中的苦闷、惆怅、孤寂、无奈和感慨,他在寂寞中沉吟和感慨着国家和民族的兴亡,在冷清和寂寞中对南宋统治者不思兴国的现实感到哀怨和无奈, 表现出无限的悲怆、苍凉和怅然。这是英雄的哀怨, 这是英雄的无奈, 这是英雄的失落和怅然, 他在无奈中苦闷, 在惆怅中慨叹。我们认为, “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人,仅不是词人思慕的一个幽独的美人,而且连寄托儿女之情的意思也没有,表现的就是辛弃疾自己的抑郁和苦闷。像这样的意境在辛词中并非只此一处。水龙吟里的“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与此相比,堪称异曲同工。正像“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永遇乐和”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 揾英雄泪《水龙吟》是异曲同工一样。而且, 苏轼的“缺月挂疏桐, 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 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 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也可以作为这种意境的印证。只是苏词意境更显露一些, 以孤鸿自比, 直接点出了自己的“幽和独”。而辛词在这里的意境更为隐曲,这正是辛词兴寄颇深的典型表现。



[1]《辛弃疾词新释辑评》,中国书店出版社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